退休記者王喜根:田野邊奔走10年只為古鎮古村落正本清源
2019-09-11 14:12 來源: 新華網

?

????王喜根,中國民俗學會會員、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。

????“牛拴在樁上也是老”,這是他經常掛在嘴邊上的一句話。

????在生命的每一個階段,人都有選擇過什么樣生活的權利。退休后的王喜根選擇的是去古鎮古村落行走,做田野調查。他始終記著馮驥才的那句話:“我國的很多傳統村落,就像一本厚厚的古書,只是來不及翻閱,就已經消亡了?!?/p>

????200個古鎮古村,留下足跡

????“打開一扇又一扇被歷史關上的門”,是王喜根花甲之年的生命追求。在他看來,古鎮古村落就是中國的“箱底兒”,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搶救的一名志愿者,他想為農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遺產做點實事。

????退休前,王喜根是江蘇經濟報副總編輯。記者的職業生涯,賦予了他更多觀察、記錄、思考的視角和能力。中國的古鎮古村落現狀到底是什么樣的?在關乎傳統村落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,我們又能做些什么?他決定來一次田野調查。

????挎著兩個相機,王喜根出發了。在夫人和友人的支持和陪伴下,江蘇蘇南、安徽皖南、廣東潮汕、貴州黔東南、江西吉安、山西晉城、浙江寧波、福建武夷、河南許昌、四川成都等20多個省份不少古鎮古村落都留下了他們的足跡。

????有的地方不止去了一次。2005年,王喜根第一次來到涇縣桃花潭時,那里還只是個到處破爛不堪的“空心村”。2017年,當王喜根二度踏進桃花潭,情況已經有了明顯改觀。老宅修好了,抬首四顧皆美景,汪倫送李白之地也成了吸引游客的金字招牌。

????出生在京杭大運河畔邵伯古鎮的王喜根,對江蘇的古鎮古村落有著特殊的情結。他記錄了藏于蘇州西山島上的多個明清古村落,講述了東臺安豐古街從拆到最終保留下明清老街的經過,也欣喜地見證了家鄉揚州“邵伯驛站”的落成,讓古鎮魂兮歸來。

????“從人文角度出發,挖掘古鎮古村落的文化內涵,注重拯救的過程,力求見人見物有故事?!閉饈峭蹕哺刑鏌暗韃櫚某踔?,他拍攝了大量圖片、并寫下了25萬字的《尋訪中國古村鎮》的文稿。

????開發和?;?,不能走偏

????王喜根所到之處,有三分之一是尚未開發的村落。中國人講究“天人合一”,不同地域的村落與地形、地貌、山水結合巧妙,雖幽居深處,卻美若世外桃園,但也有一些問題客觀存在著。

????去年7月,他冒著酷暑去了山東泰安二奇樓村,眼前的老人、小孩,和身后的石頭墻上“關愛空巢老人”六個大字點中了這個村落的辛酸。一些有百年歷史的古鎮,也在歲月的侵蝕中破敗不堪,木料捏起來就跟海綿一樣,修繕的資金壓力巨大。

????另外的三分之二,在古村落開發和?;さ墓討?,也存在“走偏”的現象。

????讓王喜根特別痛心的是,700多年歷史的浙江蘭溪諸葛村,是目前全國?;ず?、群體大、型制齊的一個古村落,卻被硬生生地改為“諸葛八卦村”,理由是古人按照“八卦”型制建造的。為了自圓其說,村里諸葛大公堂前的圓形水塘被填埋一半,再加上一個水泥蓋,搞出個“太極陰陽八卦圖”,并大肆宣傳,用無稽之談來滿足游客的好奇心。此外,“東村——乾隆金屋藏嬌的地方”將未經證實、荒誕不經的故事編成廣告詞,不僅誤導了游客,也敗壞了古村落形象。

????傳統村落是不能消失的根,究竟該拿什么來拯救古鎮古村落呢?

????在王喜根看來,拯救古鎮古村落當下應當從三個方面來進行:一個是物質的、外觀的東西,如老街老屋、古跡遺存;一個流動的脈絡,即古鎮古村落歷史的變遷;還有一個是非物質的東西,如民風民俗、地方戲曲、民歌表演藝術、地方傳統手工藝等?!拔鎦室挪羌√?,歷史是血液,非物質遺產是外在的氣質,三者共生共存,鑄就了一個個古鎮古村落的品格與風韻,需要各級政府和當地百姓悉心?;?,才能得以長久傳承?!?/p>

????盡管存在不少問題,但是一味唱衰沒有意義,王喜根說,不少古鎮古村落的搶救?;ぶ腥雜脅簧倭戀?,“褒揚他們的成功做法,實事求是剖析存在的問題,真誠地提出改意見,也許能引起人們對古鎮古村落搶救和?;ふ苧緣乃伎??!?/p>

????村籬藩落,凡人小事之美

????回首這孜孜矻矻的十年,王喜根付出了辛勞,也收獲了滿滿的正能量。2015年廣東之行讓他等倍嘗艱辛,驕陽似火,酷熱難當,他們坐農村公共汽車穿梭在古鎮古村落之間,下了車還有很長一段路,沒有代步工具,只好頂著烈日步行。在去汕頭前美古村的路上,一位騎摩托車的小伙子,看到他們汗流浹背趕路,一聽說是來做古村落調查的,熱情地讓他們坐上車,一直送到目的地。

????更多的感動,來自那些用一己之力,堅持不懈?;ず頹讕裙耪蜆糯迓淶耐樂腥?。

????蘇州的明月灣,如今已是西山有名的古村落,是“中國歷史文化名村”。但是,坐落在孤島上的這個古村,昔日也是冷冷清清,瓜果滯銷,農民不富。一位叫秦偉平的小學校長提議將村里的古香樟、古碼頭、古街道、古民宅、古宗祠等人文資源轉換為旅游資源,才有了今天活力綻放的明月灣。

????如今年過七十的鄭小河,也曾讓位于皖南山區深渡鎮的陽產土樓死里逃生。通過邀請攝影師拍照,以及自己在報紙論壇上發表文章宣傳,陽產村這個有著先輩傳承下來的土樓群、卻與世隔絕的村子逐漸有了名氣,改寫了原本被廢棄的結局。

????“他們的義舉讓我肅然起敬,有這樣的榜樣走在前頭,我們的古鎮古村落就有救?!痹謖?00個古鎮古村落的田野調查中,王喜根記錄了一批像秦偉平、鄭小河這樣的當地?;す糯迓淶摹暗諞蝗恕焙退塹墓適?。

????“我國古鎮古村落搶救和?;と沃氐澇?,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搶救志愿者,我要趁現在還有體力、有筆力,有生之年繼續正本清源、去打開一扇扇被歷史關上的門?!蓖蹕哺懈磐蚯?。

????如今由馮驥才題寫書名、阮以三作序的《尋訪中國古村鎮》已正式與讀者見面。全書用25萬字、500幅現場拍攝的圖片,展示了100個古村鎮拯救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成果。王喜根并不滿足,繼續行走在古鎮古村落進行田野調查是他的不懈追求。(虞啟忠 孫星星)

推薦內容